东南亚 再生能源投资处女地

需求规模潜力蓄势待发 政策与投资成为关键

2016年,东南亚区域的生产总值(GDP)为2.5万亿(兆)美元,是2005年的三倍。此区域的经济成长每年超过4%,是全世界发展最快速的区域。伴随着经济成长,东南亚的人口增加、收入提升、快速的城市化,大大推动能源资源的需求水平。

预计2050年东南亚的人口将会成长25%,导致各地政府面对极大的压力,需让住宅、交通运输、水资源、环境卫生等基础公共设施,以及工作机会与社会福利的保障,跟上人口增加的速度。

发展快速,能源供应面临挑战

如此激烈的发展现状与前景,提高了对于安全又能负载的能源需求。1995年至2015年,东南亚的能源消费几乎翻倍,平均每年增长3.4%。2015年,印尼、马来西亚、泰国、越南是东南亚区内能源消费总量(TFEC)成长最快速的国家。

现在东南亚的能源消费领域,以工业(29%)、运输业(27%)、住宅区(26%)占据大部分。越南西贡。(图取自flickr)

多元化能源结构,因应能源安全问题

东南亚有超过一半的能源供应来自于煤矿燃料,尤其是石油(主要在运输领域)与天然气(主要在电力供应)。随着东南亚快速的经济成长,预估至2035年,能源需求预期每年将会成长4.7%,而主要的需求在工业、运输业、建筑业等领域上的电力供应。

当然,东南亚各国已经逐渐意识到,煤矿燃料所带来的能源安全问题。同时煤矿燃料的开采与使用都会对环境造成伤害。目前能源政策依赖煤矿燃料的现状,将难以因应国家的发展,东南亚许多过去矿物资源丰富的国家,也已经开始面临蕴藏量的枯竭,因此纷纷投入大量资金,进口能源以确保能源供应安全,但同时也提高了各国能源经济的成本。

面对能源安全问题,在缺乏现代化的能源服务下,东南亚国家开始转向投入多元化的能源结构,透过再生能源的投资,以及能源效率的提升,建立可靠且有益于社会、经济、环境的能源系统。投入再生能源的多元能源结构可降低国家的采购成本,例如太阳能以及陆地风电场的建设最为显著,2012- 2016年间,太阳能设置降低了45%的成本,而陆地风电场则降低了11%的成本。

再生能源将带来正向影响

根据IRENA的「东南亚再生能源市场分析报告」显示,改采再生能源能够再创造东南亚的经济成长。再生能源的部署,能够为该区域的生产总值带来正向的影响,包括创造工作机会(在2016年为东南亚创造了估计611,000份工作机会),主要在液态生物燃料、水力发电、太阳能领域。

根据东南亚目前的计划与政策,到了2030年,再生能源将预计创造170万份工作机会,若加速配置则有可能达220万。东南亚各国已制定了国家的再生能源目标,其中东协(ASEAN)成员国致力于在2025年达到能源供应总量中23%的再生能源供应。

东南亚各国再生能源潜力

东南亚有可观的再生能源潜力,但大多数未充分发展。印尼与菲律宾的地热能丰富,估计印尼的地热能源占全球地热能的40%。越南、柬埔寨、寮国与缅甸有丰富的水力,单在湄公河流域下游估计就有30,000MW的水力潜能。泰国、菲律宾、越南与印尼的风能亦有可观的商业潜力,其中菲律宾拥有东南亚国家中最大潜力的风能(76,000MW)

东南亚位于热带,一天当中有12小时都有强烈的太阳光能,每平方米、每小时有平均4,500kW的太阳照射。

若是东南亚的再生能源能够被有效开发,相信达到国家充分、平衡的能源供应,不会是异想天开的提议。然而,再生能源的有效开发确实面对许多挑战,从开发商到消费端,甚至整体国家的结构性层次,都需要共同协力做出改变。越南湄公河。(图取自flickr)

东南亚再生能源发展现况

根据IRENA数据显示,东南亚国家目前的再生能源建设已有一定的成效。

电力供应方面,2015年东南亚的再生能源比例占了总电力供应的17%,其中约3/4为大型水力发电。非水力能源的占比,从2006至2016年间快速增长(从6GW提升至15GW),但主要是生物能源、地热能源(主要在印尼、菲律宾),而太阳能与风力则占少数。

工业领域方面,主要采用的再生能源为生物能源,其次为太阳能、地热能。

住宅领域所采用的再生能源将近69%为生物能源。尽管现代燃料(液化石油气)的普及导致占比下降,但传统的生物能源在住宅领域中仍是主要的能源来源,尤其是在柬埔寨、印尼、寮国、缅甸、越南。

运输业对于再生能源的使用占非常少数,仅有3%,主要为液态生物燃料。主要市场分布在印尼、马来西亚、菲律宾与泰国。

需多方政策与投资支持

然而,若东南亚仅按照现行的政策与计划持续执行,到了2025年仅能达到能源供应总量中低于17%的再生能源供应提升,距离所欲达到的23%目标仍有6%之远。为了能够填补这6%的差距,东南亚各国势必需仰赖更多有效政策与投资的支持。

电力供应方面,要促进再生能源配置,政策的发展主要需朝向融资方案、机制与技术标准的允许以及授权、诱人税收政策保障再生能源的购买与使用。实际上,不少国家已实行了特定技术的上网电价补贴政策,以保障再生能源的投资者应有的盈利回馈;另一方面,对消费者而言亦是可负担的。根据IRENA的分析报告,上网电价补贴政策确实刺激了东南亚国家(例如菲律宾、泰国、印尼、马来西亚)的再生能源(太阳能)的投资效果,但政策环境的稳定维持亦是持续促进政策效果的关键。

为了吸引国外的投资与技术,同时兼顾再生能源的社会经济效益最大化,再生能源配置政策也必须考量其他辅助政策,包括教育训练、研究发展、工业政策以及更广泛的国家投资环境等。

在众多的东南亚国家中,印尼、马来西亚、菲律宾、泰国、越南拥有相对更成熟全面的政策制度规范,稳定可行的政策环境,能够鼓励长期投资的注入。根据IRENA的分析数据,2006至2017年间,印尼、马来西亚、菲律宾、新加坡、泰国与越南的再生能源领域共注入了270亿美元的投资,其中泰国吸引了最多的投资额(超过100亿美元),其次为印尼、菲律宾。生物能源占据了最多的投资额(32%),其次为太阳能与地热能。

近年来,投资者的角色多元化,除了政府层次的公共投资外,私人投资亦开始投入,发展出公私合伙投资模型,为再生能源领域创造更多元的资金来源:包括提供股权与债务融资、绿色债劵、气候基金等。但是对于市场不成熟的国家而言,政府的公共投资仍非常重要。

然而,私人投资领域的开发,是进一步发展所必要的,2009至2016年间,开发银行的投资仅有约60亿美元,若要达到2025预期23%再生能源供应量目标,年度投资额必须大幅提升至270亿美元。要吸引私人投资,需要提供准备完善的计划、促进当地资金的融资渠道、降低投资风险。

总结来说,东南亚如今仿佛是一位发现了巨大宝藏的探险家,但要如何将宝藏搬出洞穴、转换为对人们生活有价值的事物,相信会是冒险的第二回合。冒险同伴的加入与协助,势必不可少。

参考资料:

国际再生能源总署(IRENA):

东南亚的可再生能源,持续增长(2018年2月23日)

https://marineenergy.biz/2018/02/23/more-renewables-central-to-southeast-asia-sustainable-growth/

东南亚的永续再生能源占比提升(2018年2月21日)

http://irena.org/newsroom/pressreleases/2018/Feb/Higher-Shares-of-Renewable-Energy-Central-to-Sustainable-Development-Across-Southeast-Asia

IRENA「东南亚再生能源市场分析报告」(2018年1月)

http://irena.org/publications/2018/Jan/Renewable-Energy-Market-Analysis-Southeast-Asia

其他资料来源:

https://www.eniday.com/en/sparks_en/green-south-east-asia/

 

分享:

您可能也会喜欢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