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草共生-福山植物园保育生态有撇步

林业试验所于四年前发现在福山植物园作为水生植物展示区的「水生植物池」,在强势水草的扩张下使得原生的水生动植物生长受到干扰,于是自两年前开始施放草鱼取食水草,同时进行长期的水质监测与鱼群数量控制,目前已达到水中动植物生长平衡,且无水质优养化问题,更提供民众优美的景致与观赏乐趣,正所谓鱼帮水,水帮鱼,森林经营共创三赢。福山植物园水生植物池

福山植物园位于宜兰县海拔五百公尺以上的山区,是蒐集、研究、展示台湾中、低海拔植物的重要生态场域,其经营目标虽然涵盖学术研究、环境教育、资源保育及休闲游憩,却因为拥有极佳的天然环境,成为国人十分向往的森林休憩场所。而福山植物园的「水生植物池」是入园的第一美景,如镜的碧水向来是水鸟们喜爱的栖所。游客漫步在环池步道上,倾听小䴙鷉、鸳鸯、红冠水鸡、苍鹭等水鸟悠扬悦耳的歌声,缭绕山谷,尽是天籁。除此之外,水生植物池也提供棕蓑猫、山羌、长鬃山羊及食蟹獴等野生动物饮水及休憩所需,是以访客到此,莫不对于生趣盎然及清净优美的水景赞誉有加,流连忘返。晨曦中的水生植物池

林试所张彬所长指出,水生植物池最初为林间湿地,后经整地并规划为水生植物展示区,并以「区外保育」的概念引进台湾濒危的植物进行栽种,但因其水源取自二公里外的哈盆溪上游地区,水温较低,且缺乏营养盐,原本以为作为水生植物蒐集与保种的场域不会有强势水草的出现。水王孙

然而,园方在四年前发现水蕴草、水王孙、苦草等水生植物族群日益扩大,其强势生长已干扰到濒危的台湾萍蓬草,以及在原生地已经灭绝的桃园石龙尾的生存,同时亦影响到马口鱼及苦花等溪流鱼类的活动空间。有鉴于此,林试所在征询专家意见后,一方面调整水生植物池的定位与经营策略,另一方面研议借由施放草鱼取食以控制强势水草的蔓延,达到平衡物种发展的目标。台湾萍蓬草

张彬说明,福山植物园于105年11月陆续放养450尾约成人手掌大小的草鱼,随着鱼群觅食水草,水草逐渐减少,终致两年内水草数量降至原先的一成左右。另为避免过多草鱼觅食保育类的原生植物,园方也以人工捕捉的方式降低鱼群数量,目前控制留存约100尾,其长度则增加为原先的三倍。由此可见,放养草鱼不但能有效控制强势水草的生长,节省管理者清除水草的经费与时间,还能避免人工频繁除草对于野生动植物的干扰。

张彬进一步解释,林试所分析过去两年水生植物池的逐月水质监测资料发现:会造成水质优养化的氮与磷浓度皆趋近于0,电导度的变化范围在40 – 50 微姆欧/公分,显示施放草鱼对于水质影响不大,并无优养化之虞;但水中悬浮固体却变得较高,推断应该是鱼群栖息于水池中下层,其游移扰动增加,造成池底泥沙翻扬与悬浮固体数量上升,这也是未来评估施放草鱼数量时需要考虑的因素。 桃园石龙尾

张彬强调,总体来说放养草鱼对于水蕴草、水王孙等强势水草族群的抑制效果明显,而所腾出来的空间亦能提供给台湾原生的水生动植物使用,显示出「放鱼吃草、投其所好、景观改造」的「鱼草共生」策略确实可行,而林试所也将持续进行水生植物池的物种变化与环境品质监测,并以永续、安全、前瞻、调适的经营策略落实森林保育与环境教育的多元目标。

小知识:电导度(electrical conductivity , E.C.)是量测水样导电能力之强弱,电导度的大小与水中解离之离子含量之多寡有关。大多数的无机酸、碱以及盐类均是很好的导电体,但是某些有机分子如蔗糖及苯在水中不易解离,电导度相当小。新鲜的蒸馏水其电导度约在0.5~2微姆欧/公分,美国饮用水其电导度在50~1500微姆欧/公分之间,台湾的湖泊水为100~400微姆欧/公分左右,工厂废水电导度一般较高,往往超过10,000微姆欧/公分。

资料来源:林业试验所

分享: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