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市集,政府能提供甚么协助?

我们的农产品难有品牌、亮点,原因何在?要让消费者觉得米食真的很好吃,是一件不容易的事,即使是有机米,在卖场也只能靠价格差异来获得消费者青睐。到底有多少生产者,能够把自己的稻子或是农作物,栽种到消费者吃了会疯狂爱上、或非指名吃他栽种的不可?

许多消费者很少去思考自己吃了甚么,而想了解的人,则须大费周章才能获得少许资讯。

食物、农业生产与销售的资讯,如何丰富与公开透明化,我们的农政单位扮演了甚么角色?以下让我们来关心一下,官员与民代说些什么。农粮署负责国内市场农产品展销

农粮署长胡忠一认为:台湾相较其他国家更具「在地利益」,人口密度是全球第二位,生产地等于消费地,不需要一直设法将农产品外销出去;农粮署并于2013年开始辅导县市政府及农民团体,设置了9处「农夫市集」与16处「农民直销站」,位于各乡镇农会,农民可以自行订价与贴标后上架,将新鲜农产品及初级加工品介绍给消费者。

2015年起辅导地方政府、农民团体依据所在地与面积,以专区或展售架形式设置34处「农会社区小舖」,采取每日销售模式,生产者可制作农产品、农园或是农友介绍的海报张贴,以拉近与消费者的距离。

除上述三大辅导类型,也开拓都会区「定期定点农民市集」,例如台北希望广场与圆山花博市集,每年创造产值约4亿;另一项则是「道农市集」,是国道服务区行销据点,至106年共有7站11处的道农市集,农产销售金额达2千1百38万元。日本消费者重视产地、食安

胡忠一分享考察日本超市、农民市集,发现当地居民买菜先看「地元产」(在地生产),其次是选县产(大范围的行政区域)、或是国产(日本国内生产),认为当地生产是安心与安全的食材保证,其次才会考量产品价格。

有些地区不是所有生鲜食材都能够在地生产,商家会和其他农夫市场换货,再佐以长布条文宣告知,并且将产品品质做同等级之严格监控;此外农产品的保存方式与特殊产品的拿取方式都有清楚图文解说,更依照当季蔬菜制作食谱范例张贴于入口处,例如推荐买菠菜再佐以其他肉类或配料,即可完成4道不同的菜色,以鼓励民众一次采买4至5包菠菜。农业负有城乡共好的社会责任

蔡培慧则认为,10年来市集的变与不变都不容易,台湾政府并没有将小农市集当作主要的推动方向,市集不应只停留在将农产品与消费者连结;农业不是被动地求助大众来支持与怜悯,而是担负守护环境的重责、抵抗气候变迁的危机、维持品种多样性,更延伸至与社会大众对接,一起打造城乡共好的基础。

农艺与厨艺连结,多样化消费选择

农民要有育种与保种的坚持,因为很多美好野味都消失了!农夫对消费者,不只是介绍作物的好吃营养,更要传递如何耕种的知识,包括延续与传递「台湾农法」的农耕知识,适合台湾气候土壤型态的作物,保留古老品种、耕作时序,以及在一块土地上混合种植不同作物,为此采用朴门农法、日本的自然农法,设法建立起台湾农法!

台湾的外食人口,使农夫市集的创新发展可结合「厨艺」,深化食农体验,创造人与人的联系。除了让人采购新鲜食材,也可规画下厨场所,以指导消费者如何做菜;或是追溯至生产源头,教导消费者如何种菜、举办季节性的产地参访。如此可使当令食材转化为美味餐点,多样化的农产品,被生产并在市集呈现,消费者才不会受限于大规模生产与便利外食。将阅听众转化为市集消费者

目前各市集推出很多创新做法,包含部落客与网站文章、创作歌曲等,但呈现有点发散,是否能透过全国农夫市集的集结,将受影响的阅听大众从萤幕前转换成亲自走访市集,其创新做法才是真正有成效,并使农夫市集永续经营。

还有,透过社区大学相关课程连结到目标对象,部分社大开设城市农园的体验课程,或许可以引导对有机、友善栽种食材的认识,以及开发集合式大楼客层或是团购;同时,食农教育也要顾及单身与高龄人口,以及企业社会责任。

市集虚实整合:网路采购与育乐互动

市集举办活动确实能增加参与者,但要如何将活动参与转换到,每周在市集的实际采购行为上?台北都会型的市集要接地气,要了解方圆数十里内的居民生活圈,与购物习惯,除了与大型连锁店、网路电商作出客层区隔,也要思考如何作产品区隔,更要深耕在地居民,不能总依赖军公教,而应该思索还有哪些在地住民不曾到访市集,以及为何他们不来市集?

若出门15分钟车程之内,即可到达传统菜市场,还包括老农在路边摊卖自己种的无农药蔬菜,也可逛2家有机店、1间消费合作社、2至3家量贩超市、为何要花1个钟头的车程,远赴最多20至30摊的农夫市集?

即使是因为认同市集理念,或想买更新鲜的食材而去,会每周都去光顾吗?还是偶尔去一次?若市集只有在周六、日开设,势必会排挤掉与家族成员聚会的时间,这是作为市集爱好者,但非重度使用者的心声。

农政单位应设定农夫市集的补助标准

事实上「地产地消」的市集设立宗旨,并没有全面落实,依季节与邻近产区的作物访查与规画,目标达到生产地至市集的车程,不超过40-50分钟为原则,或许在几年时间内,仍很难改变太多,但长远观之,应加强执行都市边缘的「农地要用,不可以变更为建地」;农业县市则应鼓励青年返乡务农,提供必要与合理协助。

此外,与会者提到花莲市在同一时间地点,有许多公部门相继办理农夫市集的情况,导致市集的焦点特色相同、客流量分散,宣传成效不好,曾旭正副主委也认同这是消化预算,并没有替农友找到获利模式。

我们必须思考,同时间成立过多的农夫市集与摊位,是否都是经过品质把关的农产品,或农产加工品?市集摆摊者是否都是农民或是生产者?该活动是否有帮助到在地农户,还是外县市进来的农产品?

建议可举办「如何将味觉、嗅觉等感官敏感度,以及农业生产方法等资讯相结合」的活动,例如为水果、杂粮、发酵产品、鱼肉等餐饮,主持小规模、多场次的讨论与示范会。政府还可以做甚么?

政府应该致力于农产销售系统更加公平正义,若无法缩减中间商或盘商,也要确保他们与农友的利润共生关系;然而,目前的政策倾向设立日常的室内直销站,但是否为了填满货架空间而到处调货?使其本末倒置地成为产品重复性高的另类超市,且上架于直销站的农民并无法与消费者直接面对面,只仰赖海报里的图文说明。

直销站并无法呈现小农优势,是否会演变成农户大者恒大、鼓励小农变成大农场?或是小农养成将产品提供给单一销售通路、或是大型团膳业者的习惯,并可能造成单一作物大量生产,甚至排挤其他小农与加工业者的生存空间。

小农的优势应在于栽种与贩售模式的自主性高,政府可鼓励农民育种、留种,避免仅仰赖商业种籽,复耕古老品种、开发多元杂粮种类,可事先教导农民如何种植并烹煮这些传统作物,进而劝导他们保存或是重新引进传统植物种子。好吃又好玩的市集休闲旅游

农业县市产地型的市集,可以累积会员,采用线上预购制,可到市集取货付款;平日经营邻近社区的配送,或是揪团共购,假日则是与消费大众面对面;若市集能作为资源媒合平台,策画好吃好玩的小旅行活动,结合观光景点与在地资源,也能为市集开拓更多客源。

其次,可活化传统市场,建议有机小农走入公有市场摆摊,可维持至少一周两天的频率,让习惯向熟识摊商买菜的煮夫、煮妇,有机会能接触到有机农产品。举例:日本的超市会与训练过的食育解说员合作,他们以各种食材作菜肴、教育民众饮食相关知识,各种解说员来自当地的老师、志工或卖场人员,训练包括上课70小时,还需要通过考试,获得认证书的解说员可以多领80日币的工时费(也就是一小时480日圆),食育解说员制度,可以推广至农民市集与农民直销站,而日本农民市场也有提供宅配网购的服务。

综观消费者、通路商与政府,提供市集的建议与帮助,期待台湾的「农夫市集」能够继续迈向下一个十年。

文/吴莉萱   图片提供:第10届全国农学市集研讨会 /李浓/邓立群摄影

旅居义大利多年,曾追随慢食理念,学习分辨好食材,注重吃得美味又能兼顾环境,不时探访小农与生产者,期许自己「带着脑袋」出门买菜。

 

加入好友
欢迎加入有机志[email protected]生活圈

如果你喜欢这篇文章,请今天给行动帮助我们持续的工作!
“有机志”有越来越多人认识我们、了解我们、甚至是爱上我们!正因如此,未来,有更多的想望,期许能够更完整、更忠实地将这一篇篇、在有机世界里各自努力的故事,传达出去。希望有一天,美丽的花朵之后,就是甜美果实的收成。我们透过纪录故事,教育和宣传我们的使命。请购买有机志网站(乐活市购物)商品用消费行动来支持我们永续!因为,想传递的故事实在太多;好还要更好,是我们一直以来不敢停下脚步的坚持。

分享: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