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自己的自传笔记

由一位英文教授,而不是精神科医师或心理学家,来写一本关于亚隆的书,似乎很奇怪,但是长久以来,我一直对小说和心理分析之间的关系深感兴趣,而且我针对这个主题写过几本书,第一本是《谈话治疗:文学里的心理分析》(The Talking Cure: Literary Representatiopns of Psychoanalysis, 1985),探索曾经历过精神崩溃,并接受了某种治疗的知名文学作家,他们之后以小说或非小说的故事形式写出了自己的经验。多年前,我访问了杰出的心理分析师兼小说家艾伦‧辉利斯(Allen Wheelis),写成了一则篇幅很长的文章,收录在一本向他的工作致敬的书中。我原本也想用这个方式书写亚隆,但是我发现,他的著作太过浩繁又复杂,无法仅仅用一篇文章涵盖。于是有了这本书。

我不像亚隆那么历史悠久——我生于一九四五年,正如我反复告知我的学生的,我现在已经七十多岁了。我在奥尔巴尼(Albany)的大学教书四十五年,外加之前在康乃尔大学念博士的时候当过五年讲师。在我事业接近黎明与夕暮的时候书写谈话治疗——一个长久令我着迷的主题——有着特殊的重要性。

亚隆的书让我更深刻地了解,为什么我的某些教学法会有效。我立刻想到两个例子。首先,亚隆长久以来坚持,心理治疗最重要的元素就是医病关系,大量的实验研究也支持这个观察。我相信,师生关系是教育中最重要的元素,比老师教给学生的任何知识都更为重要。我鼓励我的学生直接称呼我的名字,亚隆也鼓励他的病患直接称呼他的名字。我的学生知道我很关心他们。正如老师可以在学生生命中造成影响,学生也在老师的生命中造成影响。我很幸运,几十年来都跟我的学生保持联络,甚至教到了他们的孩子。或许有一天,我可以教到学生的孙子呢。

第二,在心理治疗师自我坦露上,亚隆是最有影响力的倡议者。自我坦露一直是我教学的基石。教师的自我坦露可以带动学生的自我坦露,而我试着为学生示范自我坦露。从已经发表的、对我的书的评论中,我得知我是文学课堂上极少数鼓励自我坦露写作的人。学生告诉我,大部分的高中和大学老师不准他们在写作中使用第一人称,主要是害怕助长过多的主观性。确实,学生不应该每句话都从「我认为」或「我觉得」开始,但是用第一人称书写可以鼓舞学生勇于进行反省,这在「客观」书写中就算不是做不到,也是比较困难的。我的书《危险书写:课堂中的自我坦露与自我转化》(Risky Writing: Self-Disclosure and Self-Transformation in the Classroom, 2001)针对的就是,一个带着同理心的课堂如何让学生书写他们生命中最重要的议题。文学课不是支持团体,但是我尽力创造一个安全、有同理心的课堂,让学生可以互相支持。《叔本华的眼泪》里的一个角色说:「教育和治疗之间至多只有一点模糊的界限。」(261,中文版305)

和亚隆一样,我也写过几本教科书,每一本都收录很多学生针对各种个人的主题的写作。为了避免可能产生的微妙压迫感,我都是在我的课程结束,学生已得知自己最终成绩之后,才询问他们是否可以让我在书中引用他们的作品。他们会隐藏自己身份的资讯,并使用笔名。然后我让学生清楚看到我对他们作品的评论,以及我如何将它安排在书中的脉络里。我也会取得大学审查会的许可,该单位负责监督校园中所有的人类研究。如同亚隆一样,我发现学生就像病患,想要说出自己的故事。他们也从聆听同学和老师的故事中获得许多助益。

我的人生非常充实,无论家庭或工作都充满快乐。矛盾的是,我的许多著作都是关于我生命中的两个悲剧:一九六八年劳动节,我的大学教授兼导师兰‧波特(Len Port)自杀身亡,以及二○○四年,结发三十五年的第一任妻子芭芭拉(Barbara)以五十七岁死于胰脏癌。我好几本书的书名里都有自杀濒死死亡切割鳏寡等等字眼。对我而言,阅读亚隆的书一直是一种疗愈经验。他帮助我发现,我写的许多(或许是大部分的)书都是在持续努力理解并适应我自己的死亡焦虑。书写亚隆十分令人着迷,并能肯定生命、深刻疗愈。阅读亚隆列出的许多哲学书籍,例如马尔库斯‧奥列里乌斯(Marcus Aurelius)、斯宾诺莎(Spinoza)、叔本华和尼采,也非常有益。

资料来源:心灵工坊提供

欧文‧亚隆的心理治疗文学

Writing the Talking Cure: Irvin D. Yalom and the Literature of Psychotherapy

作者:杰佛瑞‧柏曼

纽约州立大学奥巴尼分校(University at Albany, State University of New York)的特聘英文教授。著有《书写鳏寡:丧亲之境》(Writing Widowhood: The Landscapes of Bereavement)、《教室里的死亡:关于爱与失的写作》(Death in the Classroom: Writing about Love and Loss)和《垂死前的教诲:爱、失落和学习的回忆录》(Dying to Teach: A Memoir of Love, Loss, and Learning)(中文书名皆暂译)等书,均由纽约州立大学出版社(SUNY Press)出版。

支持〝有机志〞请由此购物:【乐活市LohasCity购物商城】商品,用消费行动来支持我们永续经营!因为,想传递的故事实在太多;好还要更好,是我们一直以来不敢停下脚步的坚持。

赞助广告:如果您通过此广告页面上的链接购买商品,我们可能会赚取少量佣金。用消费行动来支持我们永续经营。

加入好友

分享:
Bitn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