糞便怎麼可以隨便就丟掉!

從橫濱前往東京的路途上,早晨經常看見的景象便是男性與牲畜挑著糞便,但最常見的還是男人拉著堅固的推車,推車上頭載著六到十個密封好的木桶,裡頭裝著18到27公斤的糞便。

說來也奇怪,以往至今,即便是日本、中國或韓國最大、最悠久的城市,都不曾出現類似西方國家現在所使用的汙水排放水力系統。雖然存在排除暴雨洪水的預防設施,但當我向翻譯員問起城裡是否有在冬季將糞便排進大海,以作為更加便捷、實惠的排汙手段時,他斬釘截鐵地回答:「沒有,這樣太浪費了。我們不會把糞便丟掉,那可值很多錢。」

例如在車站等公共場合,會有用於儲存物資而非浪費物資的廁所設備,甚至在鄉間的道路旁還有遮板可以讓旅客停下來方便,但主要目的並非提供個人便利,而是為了造福地主。

我們到廣州時,也看到了同樣的運用。位在運河中的船隻是在一大早從廣州出發來此,上面載著2.04公噸的人糞,農民則忙著將稀釋後的糞肥以每英畝72800公升的比例在韭蔥田裡施肥,肩上扛著兩個跟照片前方所見的相同木桶,裡頭都裝滿肥料。施肥的工具是長柄的勺子,盛裝容量有4.6公升,農民將褲管捲到膝蓋上,打著赤腳涉水走在田間的犁溝之中。

人類排泄物(糞便)必須經過處置,美國人將其倒進大海,而中國人卻使其回歸土壤,藉此可使每百萬成年人口每天省下超過1.02公噸的磷(1220公斤)與超過2.04公噸的鉀(2020公斤)。圖後方有八個人正將冬季的堆肥移動至剛挖好的堆肥坑裡。圖前方的船上則載著剛從村落運來並混有灰燼的糞肥。

沒有休息日的生產力

工業發展下的中國、韓國與日本並不像我們每週都有休息日,當我們星期日下午在香港跑馬地漫步時,一眼望向梯田與農地,儘管天氣潮濕、多霧又偶有陣雨,農民仍不分男女地忙著為了種植作物而整地、採收蔬菜到市場販售、為植物施放液肥,甚至為特定作物灌溉。轉向谷地另一頭,我們注意到一處有圍牆的院落,我們沿著一面坡地繞行,來到一位花商的花園中,裡頭陳列著一排排形似灌木的巨大盆栽,灌木被修剪成實際大小的人形,具有四肢與身體,還有上釉的彩色瓷器所做成的手、腳與人頭。在中國各地的戶外格架下,常有人種植這些植物與包括低矮樹種在內的其他盆栽,用來販售給中國的富有家庭。香港跑馬地的典型農園。

看得出來他們的耕作有多麼徹底、農園整理得多麼有效率又煞費苦心,以及土地上的作物有多麼繁密,為的便是將生產力發揮到最大限度;當他人停下腳步仔細端詳這片園地,將預想幕後推手是位井井有條、細心、簡樸又勤奮之人,無論工作再困難、忙碌得再晚,必定能從出自他手的成果中獲得不小的滿足感。很多時候,當我們漫步在田地與農園中,都能感受到與這些年邁、常受到誤解、歪曲與低估的農民之間,存在著共同利益的羈絆,而我們也體認到正是這些一身堅毅並具有罕見才智的民族,確保了人類後代的生生不息,並將後世養育成堅實的血脈。

這些人不僅在整頓田地與農園的收成時嚴謹又刻苦,在關於土壤肥料或滋養作物的一切工序上更是一絲不苟。農民需要花點錢購置容器,不僅存放自家所產生與可從他處購買或取得的積糞,也能儲存用來灌溉植物的液肥。陶罐右方有一堆灰燼與另一種肥料。將這些原料保存起來,以最有利的方式使土壤變得肥沃或滋養生長中的植物。收集液肥的容器,右方有一堆灰燼與堆肥,可用於農地施肥。

旱地裡的勞動

我們來到另一塊田地,看見一對母女正將番薯移植到土壤幾乎乾旱、經過細心整起的土墩上,這裡是水土嚴重流失的山坡地上僅存的高台。

丈夫肩上正挑著兩個桶子跨越阻礙腳步的溝壑,從四百公尺外的河谷運水前來灌溉土壤。他在溝壑裡挖了四個間隔排列的洞,並利用修補過的破葫蘆勺子依序輪流從洞裡舀水倒入桶中。

女兒正忙著移植種苗,將種苗尖端夾在拇指與食指間,往前用力一插就在鬆軟、乾燥的土壤中開出一條溝;隨後,將手往後移動並向下塞入,把種苗給種好,再將周圍土壤鋪平,只留下一處凹槽,讓母親用另一隻葫蘆勺子灌進大約零點五公升的水。等水滲進土中,將乾土鋪在幼苗周圍壓實,再撒上一些鬆軟的土,過程中唯一的工具只有雙手跟勺子。

父母兩人穿著粗糙的衣物,女兒則是衣著整潔,纖弱的雙手還裝飾著戒指與手鐲。母女都沒有纏足。這一家子共有十口,他們在附近類似地區有幾塊不大的麥田,小麥已經接近收成,但全都種在以鋤頭開墾的山坡地上,雖然環境普遍極度乾旱,卻還是長得相當健壯。

由於預期雨季即將來臨,所以才在如此極端的環境下種植番薯,但這個夏季乾旱得非比尋常,饑荒或許即將來臨。政府最近發布禁止山東省出售綿羊的命令,以因應可能要充當糧食的需求。就在我們行經一處村落,有位婦女向我的翻譯員詢問,我們是不是來協助降雨的,顯然村民正承受著莫大的壓力。農民取水用於移植番薯,扁擔兩端分別是標準石油公司的油桶與中國傳統石罈。

摘自柿子文化出版《四千年農夫》

書名:四千年農夫:一趟東方人文與古法農耕智慧的時空行旅

作者中名:富蘭克林.希拉姆.金恩(Franklin Hiram King)

美國農業科學家,曾擔任威斯康辛大學麥迪遜分校農業物理學教授以及美國農業部土壤局局長。

他的研究涉及到物理在農業中的應用,其中對土壤物理學的關注最多,例如,土壤的持水能力與肥力。其研究對土壤科學的影響最大,被稱為美國土壤物理學之父。

 

支持〝有機誌〞請由此購物:【樂活市LohasCity購物商城】商品,用消費行動來支持我們永續經營!因為,想傳遞的故事實在太多;好還要更好,是我們一直以來不敢停下腳步的堅持。

贊助廣告:如果您通過此廣告頁面上的鏈接購買商品,我們可能會賺取少量佣金。用消費行動來支持我們永續經營。

加入好友

分享:

您可能也會喜歡

Posted by 編輯部Tom | 2020-06-03
有機 根植土壤
Posted by 編輯部Tom | 2018-08-21
當大學生住進銀髮養護所
Posted by 編輯部Tom | 2018-07-15
氣候異常 茶產量歉收
Bitnami